当前位置: 首页>>企业管理
谁是下个“世界工厂”
http://www.dysh.org.cn 发表于 2015-08-14 16:10:09   浏览次数:756   打印文本 关闭
“中国制造”和“印度制造”正展开新一轮的竞争与合作关系。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中国台湾的富士康8月8日在印度签约,它到印度投资设厂的计划变为现实。
 
  富士康上周六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政府签订协议,将在未来五年投资50亿美元在该邦建设电子设备制造厂。
 
  随着中国制造产能过剩现象加剧、人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变化,一些制造企业渐渐开始将部分工厂转向印度等人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在这股迁徙热潮中,印度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么?
 
  大转移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府孟买(Mumbai)签订协议后,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和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德文德拉·法纳维斯(DevendraFadnavis)共同宣布了投资的消息。
 
  郭台铭说,富士康将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兴建已经规划好的工厂。富士康的客户包括苹果、黑莓、小米以及亚马逊等。
 
  8月4日,郭台铭还在新德里表示,他有意在印度其他邦兴建制造工厂并寻求可能的合作机会。
 
  目前,印度是全球增长最快的智能手机市场。不管是苹果,还是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都希望从印度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小米手机一直想抢滩印度市场,业内猜测,富士康在印度的工厂会否首先为小米在印度销售的手机代工。对此,富士康的新闻发言人8月9日尚未做出回应。
 
  将中国的工业能力输到海外,是大势所趋。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今年3月曾透露,TCL今年将在巴西和印度建立自己的工业能力。
 
  李东生表示,现在一部手机中国生产的成本低于巴西,但巴西关税高,印度的关税也高。在当地建工业基地,有利于进入当地市场,印度有12亿人口,巴西有3亿人口,市场潜力大。而且,发达国家从巴西、印度进口的关税,低于从中国进口的关税,所以海外基地还有助于TCL进入发达国家市场。接下来,TCL还将在俄罗斯、非洲建工业基地。
 
  “到海外,不只是生产,要把品牌、服务能力也建立起来。”李东生建议,国家在“一带一路”的国际战略中,不仅要支持资本输出(资源及基建项目),更要支持产业输出(中国企业国际化),支持将我们的工业能力、产品技术能力、品牌渠道能力在当地扎下根来。
 
  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已经得到友邦印度的支持。今年,印度总理莫迪到中国西安参观,受到模仿唐朝迎接国宾仪式的礼遇,莫迪跟兵马俑合影的照片让人记忆犹新。
 
  竞相扎堆印度
 
  最近,华为从印度政府处获得“准许在印度开展手持设备制造业务”批文的消息引起大家关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富士康7月15日发布了相关消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专业制造商富士康表示,将大规模扩大在印度的发展,该公司计划在2020年前在印度新建12座工厂,并最多雇佣100万当地工人,传言其投资额将达200亿美元。
 
  上述富士康高管肯定了富士康将在印度设立生产线的消息。
 
  富士康是中国大陆最大的私营业雇主,同时也是苹果iPhone和iPad设备全球范围内最大的代工商,其在中国大陆运营了10余家大型工厂,中国员工高达120万人,占其全球员工的绝大多数,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贡献不菲。
 
  除了为苹果代工外,富士康还为小米代工。2014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中,苹果排名第二,小米排名第五。除此,富士康还为联想、戴尔、惠普等PC厂商代工。富士康设厂印度,被解读出了两层含义,一是富士康全球布局资源,去中国化;二是包括智能手机、PC等IT制造资源全球化,“中国制造”的印记将越来越模糊。
 
  除了富士康之外,华为这家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四的手机厂商也将在印度建厂。
 
  就去中国化,IT制造全球布局话题,其他代工厂商表示,包括英华达、华硕、纬创等相关负责人。他们一方面强调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优势地位,比如产业工人成熟度,供应链的地理分布,同时也表示公司目前尚无这方面的计划。
 
  制造资源全球化分布,第一站为什么是印度?上述富士康人员表示:最重要的原因是印度市场的巨大想象空间,印度是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人口大国,按照人口增长速度,未来可能超过中国。根据数据,2014年印度移动手机出货量2.75亿部,占全球市场的14%,是全球第二大移动手机市场。不过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仅8100万部,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仅为30%。相对于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日趋饱和,印度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按就近市场原则,品牌厂商也愿意把工厂放在印度。
 
  中国则相反,目前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已超过90%。中国手机市场在2015年第一季度出现六年来的首次萎缩。
 
  目前华为、小米、联想、中兴、vivo、OPPO、金立、一加等手机已经开始在印度出售。小米、华为、联想摩托罗拉、华硕等公司,都已经在印度推出了大量定价在150美元的安卓手机,在电商网站销量排名靠前。
 
  在全球IT资源的争夺上,这是第二次“龙象之争”:第一次发生在2000年之后,全球软件产业兴起,印度因为语言等优势,成为全球最大的软件产业外接承接地,中国试图切入这一领域,重点发展软件外包产业,甚至全国各地都建立起了各式软件园,比如北京、大连、西安、成都等,包括东软、华信、海辉等都成为国家重点扶持的对象,给予软件外包各种十分优惠的产业政策。最后的结果是印度成为赢家,中国未能从印度手中抢走“世界办公室”的位置。
 
  这次则有所不同,是后起的印度向领先的中国制造发起进攻;另一个不同则是,中国又处于产业转型之中,对制造业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印度则在积极争取之中。结果会如何?上述富士康高管认为,目前还很难下结论。
 
  中国制造业压力
 
  印度承接全球软件编写外包的业务世界闻名,“印度服务”与“中国制造”都扬名海外。不过,莫迪现在也想树立“印度制造”的名声。今年3月到德国汉诺威电子展时就发现,印度特地在当地媒体为“印度制造”打广告。莫迪也想引入中国的投资,积极发展印度当地的制造业。
 
  中国目前产能过剩,鼓励中国企业到印度等地设厂,既可以消化过剩产能,又有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一点上,中国、印度可以实现互利共赢。
 
  事实上,中国制造的成本正逐年上升。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的调研数据显示,“中国制造”成本已接近美国。该报告分析了全球出口量排名前25位的经济体,以美国为基准(100),中国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那么在中国则需要0.96美元,可见双方的差距已经极大地缩小了。
 
  该报告认为,中国的制造业面临很大压力。10年前,中国的制造成本低,而如今成本却水涨船高。原因有三:一是因为中国工人的薪资提高了,中国从2004年的4.35美元时薪涨到2014年的12.47美元,涨幅达187%。二是汇率,2004年至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升了35%。三是能源成本,中国的电力消耗,从2004年的7美元/千瓦时上升至2014年的11美元/千瓦时,而天然气成本则从5.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升到13.7美元,涨幅138%。
 
  如何处理好印度制造与中国制造的关系,将考验中国企业的智慧。继松下、三星、LG等日韩企业之后,中国企业也热衷于到印度设厂,利用印度的低劳动力成本,积极开拓印度市场;另一方面,中国的工厂也在不断提升生产效率,包括引入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同时不断增强研发能力。在向印度输出工业能力之时,提高中国制造的附加值,相信才是中印制造业竞合的良好选择。( 来源:中国经营网 )